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拈花居士的博客

法无

 
 
 

日志

 
 

关于临济赤梢鲤鱼的公案  

2009-06-18 17:27:41|  分类: 公案拈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拈拄杖画一画云:过得这个便去。

师便喝 济便打 师作礼去
  

后临济上堂云:临济门下有一赤梢鲤鱼摇头摆尾向南方去,不知向谁家齑瓮里淹杀。
  

师到澧州夹山,于案山顶上卓庵。

山讶之,修书令侍者招之,师接书坐却又展手,就侍者索。

者无语。

师便打云:归去,分明举似和尚。
  

者归举似夹山。

山云:他若开书,三日后必来,若不开书,此人救不得。
  

山乃令人密伺其出庵,即焚之。
  

三日后果来,随后焚其庵,或告之曰:庵中火发。

师不回顾,直诣夹山,不礼拜,端身而立。

山云:鸡栖凤巢非其同类,出去!

师云:自远趍风乞师一接。

山云:目前无阇梨,座上无老僧。

师便喝。

山云:住!住!且莫草草匆匆,云月是同,溪山各异,坐断天下人舌头!

即不无阇梨,争教无舌人解语?

师伫思 山便打

 

 

临济义玄是临济宗的开山之祖,禅风单刀直入,机峰峻峭。他提出四料简、四宾主、四照用的认识原则和教学方法,影响很大。洛浦元安很受临济的赏识,不久便被接受为侍者。临济还当着众人赞美元安:“此为临济门下一只箭,谁敢当锋?”于是,元安认为既然得到高僧印可,可见道性已经到家了,便不谨慎了,甚至连师傅也不放在眼里。

按:  一日有座主。相看。临济问。讲何经。论主云。某甲荒虚。粗习百法论。济云。有一人。于三乘十二分教。明的。有一人。于三乘十二分教。明不得。是同是别。主云。明的即同。明不得即别。师遽云。座主。这里是甚么所在。说同说别。济回顾师云。你又作么生。师便喝。济送座主回。问师。适来是汝。喝老僧那。师云。是。济便打。
  

     济每对众。赏之曰。临济门下一只圣箭。谁敢当锋。

     有一天在侍立的行列中,一个座主请教临济禅师。临济问:“有一个人对三乘十二分的教旨很明确,另一个人却不能明确,你解释一下看这两个是相同还是有差别。”三乘,佛教化度脱众生的三种方法,一般指声闻、缘觉、菩萨。三乘教法系佛教权宜方便之法,并非根本办法。十二分教,同十二部经,全部佛经分为十二类体例,故称。座主回答说:“能够明确教旨的就是相同,不能明确教旨的就是差别。”临济不满意座主用区别同与不同的分别之心来回答和认识问题,怒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容你说同道别!”临济反过身来问元安:“你有什么说法?”元安就大喝,喝声之中尽是骄傲之气。临济送走座主回来,询问元安:“你岂不就是刚才那个大喝老僧的人?”元安回答:“是的”。临济劈头就打。临济想打掉元安的傲气,但事与愿违,师徒关系被这一喝一打变得疏远了。元安本来就不安分,对道法有自己的认识,从陕西到河北,早就萌生到南方参禅的想法,现在这是机会。于是,他向老师告辞。

 

济拈拄杖画一画云:过得这个便去。


其实临济并不想让元安离开,听元安说要到南方去,顺手用柱杖在地上划了一道线,说:“过得了这个你就离开。”临济不无挽留之意,意思是说元安在临济院修道很有一些时日,进步很大,“去圣”只差一层了。


师便喝 济便打 师作礼去


可是洛浦元安并不领情,用大喝遮掩应付。果然临济很失望,虽然声喝是临济特有的开悟接机的方法,但元安没有学到喝的精髓,只会用来唬人,这是“临济喝”的悲哀!

  

后临济上堂云:临济门下有一赤梢鲤鱼摇头摆尾向南方去,不知向谁家齑瓮里淹杀。


洛浦走后,临济上堂对众人说:“临济门下有条红尾巴鲤鱼,本来可以成条龙的,现在他摇头摆尾向南方云了,不知他要在哪家的酱菜罐里被淹杀!”
师到澧州夹山,于案山顶上卓庵。


洛浦四处游历一段时间后,听说善会和尚名气很大,径直到了夹山。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要亲身体验体验。他没有直接进山见善会,而是居住在一间小小的茅草屋里,等着夹山来访。

山讶之,修书令侍者招之,师接书坐却又展手,就侍者索。

者无语。


夹山和尚知道从临济门下来了一位和尚,见他不来参拜,便写了一封信让僧人送去。元安接到书信就坐下把信藏起来,却又第二次伸手索要书信,僧人茫然,无话作答!


师便打云:归去,分明举似和尚。
  

者归举似夹山。


洛浦就打他一掌,并且说:“回去把你在这里的遭遇告诉夹山和尚。”僧人只好灰溜溜的回去后如实禀告!

山云:他若开书,三日后必来,若不开书,此人救不得。
  
山乃令人密伺其出庵,即焚之。
  

三日后果来,随后焚其庵,或告之曰:庵中火发。

师不回顾,直诣夹山,不礼拜,端身而立。


夹山听罢说:“这和尚如果拆开信看,三天之内肯定上山;若是不拆阅,就真的没救了。”

又差了一个僧人下山观察动静,并嘱咐他若见洛浦出门,就放火把草屋烧掉。

第三天,洛浦果然走出草庵,不久,人报庵中火起,洛浦却置若罔闻,径直上了夹山。

山云:鸡栖凤巢非其同类,出去!


话说洛浦见夹山和尚仍傲气十足,不但不礼拜,而且当面叉手站立。

夹山说:“鸡栖在凤凰窝里,不是凤凰的同类,给我滚出去!”


师云:自远趍风乞师一接。


看不懂的师兄以为洛浦大概知道了夹山的分量,不但不不计较夹山说他是鸡,并且十分客气的说:“洛浦早就听说禅师的大名,乃远道闻风而来,请师慈悲接引。”

哈哈!其实这小子是在给人下套:您是前辈,晚辈来向请教来了。(那夹山此时若跟他客气的话,当下就被洛浦勘破了。何故?我是来勘验你的,就要与你觌面相见,到这里即无佛,也无祖,你若受了我的奉承,就说明心中的情见还没有扫净,就被我抓住尾巴了)。是借本分之事把夹山老汉往悬崖边上引,等瞧准了机会在后面踹一脚。


山云:目前无阇梨,座上无老僧。


不过夹山老汉何等老奸巨猾,那会上他的当,于是轻轻松松案头一转:那我就告诉你我眼前没有阇梨,这里也没有老和尚。”既然什么都没有,就不存在接与不接。
此说何意?即是在洛浦元安禅师圆寂公案一贴中洛浦勘验彦从和尚的一段话,所谓:先师道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且道那句是主?哪句是宾?
虽然非耳目之所到,争耐意在目前。

虽然意在目前,争耐非耳目之所到。



师便喝。


这小子一看老和尚不上他的当,只有是出再临济老师哪里学的那一招,大喝一声!


山云:住!住!且莫草草匆匆,云月是同,溪山各异,坐断天下人舌头!

即不无阇梨,争教无舌人解语?



洛浦一个不防备即着了老贼的道儿! 夹山既然占了便宜,哪能再给他机会?目一转说:“得了,得了,收起你从临济那里学来的那套鬼把戏吧!以后处事千万别这么草草匆匆的啦。

云中的月亮虽然光辉相同,照在溪谷,山峰就呈现差异,就是截断了天下人的舌头,也不说没有阇梨,那么,怎么能让无话可说的人,懂得话里的禅机呢?


师伫思 山便打

师即投诚入室。

夹山的这番质问,使洛浦感觉到了与临济完全不同的禅风,临济器宇雄威,气度慑人魂魄,动辄就像狮子一样大吼一声,正如上阵交锋,短兵相接,当机不让,犀利无比。或面对来机,权试接引,如以锋刃切器,当下斩断其意识情根,令其透脱根尘,发明心地。

夹山善会籍贯广州岘亭,是南方人,斯斯文文,平时为人开法接机,不大动棒动喝。善于设陷虎迷阵,卓竿探水,以勘其见地工用之深浅。一句转语,拨尽疑云,相与会心一笑。

夹山的一席话,深透佛理,日后兴化存奖禅师评价这一公案后代替元安回答说:“但知作佛,莫愁众生。”

元安正在思虑夹山一席话的意旨,夹山却抬手就是一棒。这一棒就像当年德诚打夹山一样,打的正在点子上,元安一下子就心悦诚服。原来斯文的夹山也会来粗的。

洛浦元安乃临济得意弟子,因临济谓其见地未彻,妄自尊大,负气而走,得少为足,妄自尊大,以临济之明终难收拾。

待来至夹山,目视云汉,高自位置,夹山老师故设迷阵,慈悲接引。及见面时,洛浦将在临济门下学得来之棒喝方便,大肆咆哮,夹山不动声色,斯斯文文,轻轻阻止,直问得洛浦无言可答,无理可伸,仍然用棒打之。同为用棒,何其不同如此?

洛浦因此得大悟去,终为夹山法嗣。宗师用心度人之苦,勘验接引悟缘之奇,究为如何?若斯勘验来机,设施接引,宗门公案,比比皆是。莫不是靠眼明手快,迅示旨归,岂真有法与人,终生自居师位。无些子接引方便者,所可妄冀,自称宗师大德者,宜深自省鉴焉。




师即投诚入室。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