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拈花居士的博客

法无

 
 
 

日志

 
 

洛浦元安禅师圆寂公案  

2009-06-18 17:32:17|  分类: 公案拈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临顺寂时告众云:吾非明即后也,今有事问汝等,若道这个是即头上安头,若道这个不是即斩头觅活。
  

第一座云:青山不举足,日下不挑灯。

师云:如今是甚么时节作这个语话?

有彦从上座出云:离此二途,请和尚不问。

师云:未在更道。

云:彦从道不尽。

师云:我不管汝尽不尽。

云:彦从无侍者祗对和尚。
  
师至深夜令侍者唤彦从来方丈问云:你今日祗对老僧甚有道理,据汝合体得先师意。

先师道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且道那句是主?若择得出分付钵袋子。

云:彦从不会。

师云:汝合会,但道看。

云:彦从实不会。

师喝出 乃云:苦苦。
  

次日午前有僧举前话问师,师云:慈舟不桌清波上,剑峡徒劳放木鹅。即便告寂。
 

洛浦元安禅师介绍

    佛教禅宗青原行思一系经石头希迁在常德传法的有三个分支,第一支为经天皇道悟传龙潭崇信、德山宣鉴;第二支为药山惟俨,经船子德诚传夹山善会、洛浦元安;第三支为大同济禅师。药山惟俨门下有三位高僧即云岩昙晟、道悟宗智一系出了石霜庆诸,其道誉受到唐僖宗称赞,遣使赐紫衣而不受,卒谥“普法大师”;船子德诚一系,弘法地域主要在常德,德诚在药山伴师30年,而善会,元安最终都栖止常德。

 洛浦元安和尚,俗姓谭,陕西凤翔人。出生于唐文宗大和八年甲寅岁,20岁时就在歧阳怀恩寺跟着兄长佑律出家,领受戒条圆满充足,通晓经论。离寺行脚,最初礼拜居住在终南山翠微寺的无学禅师,禅师是丹霞天然的高徒。接着,元安和尚到河北正定,拜谒临济义玄禅师。
  

   义玄是临济宗的开山之祖,禅风单刀直入,机峰峻峭。他提出四料简、四宾主、四照用的认识原则和教学方法,影响很大。元安很受临济的赏识,不久便被接受为侍者。临济还当着众人赞美元安:“此为临济门下一只箭,谁敢当锋?”于是,元安认为既然得到高僧印可,可见道性已经到家了,便不谨慎了,甚至连师傅也不放在眼里.后被夹山收服,
 
   从此,元安潜心修道。一天,他向夹山请教:“佛魔不到处,如何体会?”这是空掉一切后的境界,功夫修证到既没有佛,也没有魔,只剩下空灵一片时,是什么境界。如何体会呢?

  夹山回答:“烛明千里像,暗室老僧迷。”有一盏灯光,千里之外的景像都看到,可是躲在暗室里的老和尚却见不到。修证到家就有这番境界,不修便没有,就像点灯就亮,熄灭便暗一样。

   元安又问:“朝阳已升,夜月不现时,如何?”这是在问修证的功夫,打起坐来身心皆忘,就像朝阳初升,一片光明;可不打坐时,却境界消失,如同乌云隐月,暗夜茫茫。

   夹山回答说:“龙衔海珠,游鱼不顾。”龙衔着光华四照的镇海明珠,在大海里自由游动,内外一片光明,那些鱼虾之类的凡物,不要把它放在眼里。这里,夹山告诉洛浦元安,修行时要紧紧地抓住光明的一念,慢慢积聚,久而久之就会达到最高境界。元安禅师当下大悟。

夹山善会和尚圆寂于唐中和元年十一月。元安继承夹山的衣钵,开始住在涔阳。
  

   后元安离开涔阳到洛浦山开坛弘法,自此,他以洛浦元安禅师之称名扬天下。后来迁移定居朗州苏溪,即今桃源县的黄甲铺乡。这两处在当时应是深山老林。洛浦元安禅师两山开法,徒众如云,名声远播。
  

     洛浦元安禅师的道法兼具马祖、石头两系的特点。依恃临济门下时,对临济的方法、宗旨深有心得,只是修持的功夫不到家。到了夹山那里,经夹山对功夫境界、见地的点拨,使洛浦彻底开悟。所以,洛浦兼有两家之长,既有功夫,又有见地,本人的气派很大,教法非常严厉。石头门下讲究话语机锋的灵脱百转,临济则雄狮踞地,讲究的是慑魂出窍的“夺法”。洛浦则是柔中有刚,不怎么用棒、用喝,但是机峰峻峭、锋利快捷。洛浦在回答僧人关于“洛浦家风事若何”时,用“雷庭一震,布谷声销”八个字概括。雷庭,即雷霆。“雷霆震”是指声音之来;“布谷销”,是说声音之去。来去交替,任运无迹。雷霆威猛,布谷柔和,是说刚柔相济。布谷是春光融融的音响,雷霆是炎炎盛夏的声音,这里表明洛浦家风有威猛,有婉约。
  

     洛浦家风是对先师夹山宗风的继承和发扬。一次师徒问答,夹山明确地说:“瘏黎只知有杀人之刀,不知有活人之剑。老僧这里亦有杀人之刀,亦有活人之剑”。“杀人刀”,喻指斩除分别妄念的禅家机峰,“活人剑”喻指复活真性的机峰。禅家认为,必须除尽分别妄念及种种尘俗执着,但仅仅是除尽妄念便可能陷于对空的执着,必须同时识见活泼的本性,因此“杀人刀”须与“活人剑”密切配合,方可达到大死而又大活,彻底觉悟的境界。棒、喝于斩除妄念有好处,但尚须从根性上开悟。

 

依据赞宁的《宋高僧传》:

    洛浦元安禅师“临终告众,颇多警策辞句”。据《五灯会元》,唐昭宗光化元年八月,同时在洛浦,苏溪两山宣讲禅法、名声远播的洛浦和尚,突然言辞恳切、激动地对主事的和尚说:“出家之法,长物不留。播种之时,切宜减省。缔构之务,悉从废停。流光迅速,大道玄深。苟或因循,曷由体悟?”用今天的话说即是:出家修行的戒法,多余的东西一点也不留下。在播种的时候,切宜减省开支。建造灵塔修建庙宇的劳作和费用,全部废除和停止。日月丸跳,流光迅速,禅理玄奥深微,如果承袭惯例办事,虚耗了光阴,怎么能有时间体会、领悟禅理呢?

 

 

 

好!我们书归正传!

师临顺寂时告众云:吾非明即后也,今有事问汝等,若道这个是即头上安头,若道这个不是即斩头觅活。


   禅师临圆寂的时候告诉僧众说:“不是明天就后天,我就要走了。现在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们:若说个,就是头上安头;若说个不是,即斩头求活。”

   禅师知道死期将至,但仍未找到接班人,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当年德诚禅师为法嗣的事苦恼过,夹山禅师也对洛浦感叹过法脉将绝但他们最终都有人克绍衣钵,我洛浦的继承人是谁呢?

  

第一座云:青山不举足,日下不挑灯。

 
  洛浦说完,第一座上前回答说:“青山不举足,日下不挑灯。”意思是面对青山的大好风光都不举步观看,但也不在太阳的照耀下挑灯看物。
第一座的话也是以“末后一句”说的,但并没有透出洛浦这一关


师云:如今是甚么时节作这个语话?


  禅师不满意,说:“现在是什么时节,你还说这个话。”末后一句虽然是达到彻底省悟的最后一句话,亦即至极关键的一句话,但禅师此时不是为僧人接机、开悟,而是在选法嗣接班人,要求当更高。


有彦从上座出云:离此二途,请和尚不问。



  这时禅师的得意弟子彦从和尚回答说:“离开这两种途径,请求和尚不要提问。”意思是说,既不要问是,也不要问不是,不是是,也不是不是,你什么也别说。彦从全用的否定话头,在洛浦的问题上又翻出一层,有“锁断津关,不通凡圣”的作派。


师云:未在更道。


  禅师听罢,眼睛为之一亮,心里觉得踏实了许多,便说:“还差些,再接着说。”


云:彦从道不尽。

   答曰:“彦从我说不尽。”这个小鬼的回答又把理解推进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正所谓:会的口中两片舌,许汝王八一只眼!


师云:我不管汝尽不尽。

   “我不管你尽不尽!”禅师雄威振作,目光炯炯,满怀希望的期待着彦从说不去。


云:彦从无侍者祗对和尚。


   “侍从”是与主人相对者,可以代表对主之宾,彦从说无侍从,是说我这里既无宾,又无主,禅师是经常用无主宾,来表示第一义不可说的圆融境界的。彦从用“无侍从”表达的正是这种境界。至此,看来洛浦禅师这个叫彦从的小鬼头还是对大为赞赏的!


 

师至深夜令侍者唤彦从来方丈问云:你今日祗对老僧甚有道理,据汝合体得先师意。

到了晚上,禅师派侍者召唤彦从前来问话,对他说:“徒儿你今天的回答,很有道理,你可算是体会了夹山先师的意思。”其实这老汉在选法嗣接班人的问题上是恨不能的赶紧找到一个明眼弟子来承担他的衣钵!看来也是古德用心良苦啊!


先师道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且道那句是主?若择得出分付钵袋子。


   先师说: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之所到。你且说说哪句是主,哪句是宾。若说得出便把衣钵传给你。”这番话,洛浦是满怀希望地说出来的!

云:彦从不会。

但彦从的回答,却大让洛浦失望。“彦从不会。”这小猴儿在关键的时候掉了链子,也有人说彦从是不想要这副衣钵。另:衬里师兄也有言,另有后人注解说彦从已会,但不想要衣钵,也不明真假,不好多说。但从彦从前面回答来说,他已会得,但还较王老师一线道!

法无此前也有一帖拿来与大家笑纳:

人人脚跟下平坦大道,个个自性之中光明无量。天有不测风云,风云岂有过失?月有阴晴圆缺,月惹谁来?会道的一根毫发牵大象,义解的千钧铁棒打苍蝇!虽然缘起无自性,不离当下则湛然。 所以道:目前无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
虽然非耳目之所到,可是意在目前。
虽然意在目前,可是非耳目之所到。
于此密密麻麻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时,何妨一时丢却!
若觑的透,便见西方极乐无非自家屋舍,临济德山原来某甲兄弟!

大德,您会了也未?



师云:汝合会,但道看。

“你应该会啊!”洛浦几乎是哀求的口气。

云:彦从实不会。

“彦从实在不会!”看来彦从心意已决。

师喝出 乃云:苦苦。

洛浦大喝一声,将彦从赶了出去,洛浦用几近哀嚎的口气连叹"苦!苦!"

  

次日午前有僧举前话问师,师云:慈舟不桌清波上,剑峡徒劳放木鹅。即便告寂。
 
第二天中午别的和尚来看重病的师傅,问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禅师并没对他们讲更多的话,只说:“慈舟不泛清波上,剑峡徒劳放水鹅!”意思是说:既然慈爱之船不航行在清静的流水上,水流湍急的陡峭江峡只好让随水飘放的鹅儿白忙一生了,这不正应了“无奈众生不上船”的老话!
  

说罢,洛浦元安禅师悄然圆寂!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