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拈花居士的博客

法无

 
 
 

日志

 
 

笑谈老婆勘赵州  

2010-02-13 08:38:25|  分类: 公案拈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行婆问:尽力道不得底句分付阿谁?


诗曰:打失眼睛老婆,一语千金诡诈多,


      青天白日鬼上身,苻丕平地起风波!

师云:浮柸无剩语。



诗曰:欲盖弥彰风头浪,苻丕眼睛白内障,

     随语生解被鬼迷,舌头拴在尾巴上!

婆云:未到浮柸不妨疑著。



诗曰:老婆肚里屎尿生,臭口才开见葛藤

      脚底荆棘一丛起,带骨粘皮逞神通!

师云:别有长处不妨拈出。



诗曰:觅心无处何相干,口嚼铜弹含铁丸,

      假使眼开通意气,争如不受老婆瞒!

婆敛手哭云:苍天中更添冤苦。



诗曰:老婆得理不饶人,鲤鱼咬饵争休肯?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到黄河不死心!

师无语。



诗曰:本来默然绝见知,争奈苻丕涉野狐,

      眨眼箭过十万里,恁么驴年未彻头!

婆云:语不知偏正,理不知倒邪,为人即祸生。   


诗曰:婆儿若会无门拳,老棒不打者钝汉,

      虽然赚的巴鼻在,争知风光不用钱!

 

后有僧举似南泉。



诗曰:参禅问道语喃喃,朝三暮四不停转,


      一花五叶百千汉,更有阿谁是同参?

泉云:苦哉!苦哉!浮柸被这老婆折挫一上!





诗曰:盘山会里错失言,白拈队中讨脸面,

      争奈老师打破鼓,失钱遭罪老婆嫌!



婆闻笑云:王老师犹少机关在。




诗曰:祸福无门口中召,赚来老婆笑折腰,

      可怜棍棒未谋面,败阙重重吃不消!



时有澄一禅客问婆云:南泉为甚么少机关在?




诗曰:引蔓牵枝遍地找,兔子专吃窝边草,

      屁股下面屎一滩,牵着骨节连着窍!



婆哭云:可悲可痛。




诗曰:假使南泉皮有血,好女不嫁两个爷,

      老娘若唱无私曲,有甚来由纳败阙?



一罔措!



诗曰:不打自招罪已彰,贼未某面已露赃,

      头上铁枷重重卡,屎尿淋的一裤裆!




婆云:会么?



诗曰:堪笑孩儿脚走穿,教外何曾有别传,

      你既无心婆便休,你若会的待驴年!







一合掌而立。




诗曰:南泥湾里寻牯牛,破衫捉衿又见肘,


      兔子不吃窝边草,不是王八不露头!


婆云:伎死禅和,如麻似粟。




诗曰:巾帼从不让须眉,荡尽黑山鬼家堆,

      婆下吃跌人无数,睹面方知下手黑!

后澄一举似赵州。



诗曰:谁说十方无壁落,澄一黑墨描虚空,

      死伎禅和眼生翳,不见兔子就放鹰!


州云:我若见这臭老婆问教他口哑。




诗曰:老贼不脱裤子屙,驴屎哪如马尿多,
      打出一团拨一团,臭气熏天奈我何?



一云:和尚作么生问他?



诗曰:“勘破”二字何曾有,莫拿“言思”谤赵州,

         恁么给脸不要脸,  逐浪随波怎肯休?



州便打。




诗曰:怒从心起心胆寒,衲子口里拔舌难,


      自从马祖胡乱后,尔等何曾少醋盐!



一云:为甚么却打某甲?




诗曰:释迦涅磐始知过,四十多年口水多,

      直待法身脓烂后,方才嫌佛不肯做!



州云:你这伎死禅和,不打更待何时?




诗曰:越洗越脏尘越染,赤裸裸时垢满脸,

      法无今日不说破,只恐佛也窥不见!




婆闻乃云:赵州合吃婆手中棒。



诗曰:填沟塞壑活人坑,祸胎果然又重生,

      婆子舌下死无数,谁解门前转头行?



州闻乃哭云:可悲!可痛!




诗曰:已彼之道还彼身,婆儿鼻孔落口唇,

      虽是遍园满春色,争奈红杏出墙根!


婆闻乃云:赵州眼光烁破四天下。



诗曰:画龙点睛莫追寻,解铃还需系铃人,

      当时不是赵州老,哪肯轻抛一寸针?

州闻令人问婆云:如何是赵州眼?



诗曰:上无片瓦下无绰,眼穿眉毛一言多,



      恐婆不具阴阳手,大头鼻孔奈人何?



婆竖起拳。



诗曰:只此绰绰一拳中,三千世界漫天重,

      放一线道与汝会,诸佛出圈亦不能!


僧举似赵州。

州作颂寄之云:当机觌面提,觌面当机疾。

             报汝凌行婆,哭声何得失。



诗曰:眼中无筋一世贫,蛇捏三寸是知音,

      恁么伯牙会子期,得饶人处且饶人!



婆答颂云:哭声师已晓,已晓复谁知。

         当时摩竭国,几丧目前机.



诗曰:开口便露滴滴脓,哪堪一语做禅宗,

      纵然一默雷声处,不肯维摩老净名!

 

 

 

自嘲:

随口调侃葛藤架,依文解义弄高雅,

分明葫芦画成瓢,笑破东坡大门牙!     


望诸位师兄各呈详解,来探讨一下此婆子公案!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